新闻是有分量的

独家

2018-01-02 12:51栏目:科技报
TAG:

景驰创始人兼CEO王劲景驰创始人兼CEO王劲

新浪科技 辛苓

12月28日下午2点,广州黄埔区开发区,天气微有小雨。略不争气的天气并未给一场备受瞩目的发布会带来丝毫影响。

当天,景驰科技全球总部回迁国内、落地广州,景驰创始人兼CEO王劲和广州政府官员宣布了上百亿的合作。许多员工从美国飞回国内参加会议,大家心情大好,晚上一起开庆功宴唱K,喝了许多酒。王劲更是啤酒、红酒、白酒齐上。CTO韩旭因为发高烧,反而没有喝太多,广州签约会结束后,病还没好,就飞回美国继续工作。

这一切,距离百度起诉前高管王劲和他所创办的景驰科技侵犯商业机密刚刚过去一周,对于百度所列三大罪状,景驰公司当时曾以“没有事实依据,总部将搬回中国”作为回应。

1964年生人的王劲曾辗转国内外多家互联网公司,最终落在百度,以高级副总裁身份成为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的领导者。当时的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可谓彬彬之盛:韩旭、余凯、倪凯、“北天城南世熹”、吴夏青……一批耳熟能详的名字都曾是这个团队的成员。

提起当年的明星阵容,王劲极为自豪,虽然已经离职,但仍然习惯性地用“我们”来指称团队。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自动驾驶事业部成立第二年,这些顶级人才先后离职创业,百度也因此被外界称为“中国无人驾驶的黄埔军校”。

王劲一直以谷歌成功分拆Waymo为据,力主百度走同样道路,将自动驾驶事业部单独拆分成立公司,但最终未能得以实现。

在王劲看来,大公司就是吃大锅饭,人才离职无法避免。而在所有离职者中,王劲成为第一个被百度“追杀”的目标。

在这个敏感时刻,争议漩涡中的王劲接受了新浪科技独家专访,对外界关心的问题一一回应。

以下为采访实录:

争议

“同行认为我抄百度,是对我们的最高褒奖;真有什么事,我们法庭对证。”

王劲:很多朋友都很关心我和百度的这件事,都挺替我担心的。大家不明就里,又看我不说话,就会有疑问。为什么当时我用着人家的电脑,然后又说丢了。

新浪科技:对,这个事很奇怪,一个副总裁为什么要拿电脑和打印机?

王劲:在百度,更换设备如打印机、电脑之类的事情,都有专门的人来做,我都不知道是谁拿走了。到离职的时候他们提起这两个东西,这时候你再找人去查不现实,因为已经好几年了。所以没办法,那时候就是人家要你签啥,你就签啥,要不然办不了离职。

新浪科技:现在有一种声音,说景驰科技这么快的发展速度,很难想象没拿百度的技术。

王劲:同行这么问问题,是对我们最高的flatter(褒奖)。我考100分了,你觉得我一定作弊了。

百度一开始也比Google迟了很多,为什么能这么快得起来?

新浪科技:所以对于百度提的竞业协议,和法院诉讼,你是不担心的。

王劲:我完全不担心。

新浪科技:你当时有签竞业协议吗?

王劲:这个等到法庭来对证。

新浪科技:从公司发展方向来看,景驰和百度有什么不同?

王劲:商业模式我跟百度完全不一样,百度做的是Apollo,它和几十家车厂合作,是安卓模式,我是苹果模式的。Apollo跟所有人谈恋爱,我只跟一两家结婚。但是我跟苹果不是100%一样,苹果打苹果品牌,我的车打车厂的品牌。

前路

“那个时候我们没有看到这些模式,互联网到底能不能挣钱,怎么挣钱?我们这些计算机软件工程师应该做些什么?”

新浪科技:你现在每天工作时长和强度,跟原来在大公司工作的状态有什么差别?

王劲:差很多。我在百度的时候,他们写评语,说我是一个非常努力工作的人,但现在比那个时候还要努力的多。

新浪科技:那个时候一天工作多长时间?

王劲:那时候一天平均12个小时,现在一周七天,一天可能要工作16到17个小时。我的运气好,睡眠时间很少,我一般睡到5个小时就很高兴了。

我的睡眠本来就不是很好,长期以来是这样的。睡得少,我工作时间可以变长一点。很多时候都在思考,在考虑问题和大家做沟通。

新浪科技:你的工作经历非常丰富,在很多巨头互联网公司都工作过,也参加过创业公司。

王劲:其实我加入创业公司很多次了,比如加入阿里的时候它也是一个创业公司。(阿里是)1999年10月份成立的,我2000年1月跟马云见面,加入阿里时它刚半岁。还有好几家,我去易趣的时候,它也算是比较迟一点的创业公司。

新浪科技:2000年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你加入了阿里,美国纳斯达克的股灾也发生在那一年。那个时候是不是对互联网泡沫有了不一样的感受?

王劲:对。在相当一段时间里,互联网靠三个模式支撑:游戏,电商和广告。那个时候,电商还没怎么挣钱,亏的一塌糊涂,但eBay刚开始,它的日子是最好过的,受股灾的影响最小。搜索和广告还没有起来,后来Google才做出来。

但那个时候我们没有看到这些模式,互联网到底能不能挣钱,怎么挣钱?我们这些计算机软件工程师应该做些什么?

后来我觉得,更好的(模式)应该是电商,所以有相当一段时间内我在做电商,去了eBay、易趣。所以互联网的发展和我个人的发展有很多重合点,时代决定了很多人的命运,包括我。

新浪科技:当时对电商的模式有一定希望,觉得它后面应该会起来。

王劲:对,当时我已经很相信电商了,因为那个时候eBay已经做的很成功,在美国已经形成C2C模式,中国也一定会起来的,那个时候都是copy to China。哪一个电商最像美国eBay?易趣。

我加入易趣时还没有淘宝,阿里当时是做B2B的,我们觉得应该做C2C,因为eBay是C2C,今天淘宝也是C2C。虽然今天大家讲都觉得很简单,但那个时候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后来有很多机缘巧合,我进入了搜索公司。我离开阿里的时候,去找我以前的一个好朋友,也是我以前的一个老板,他后来去了LinkedIn,做了相当一段时间的CTO。我问他,我要离开阿里,应该去哪一个公司?他当时推荐了两家公司,eBay,Google。我经常开玩笑,说这家伙把顺序讲反了,他应该先推荐我去Google再去eBay。我按照他的顺序,先去了eBay后去了Google,我说我损失很大。

2006年我去Google的时候,Google已经上市很久、很成功了。如果我2001、2002年去Google那就不得了了。所以我说这是把顺序搞反了,我每次见到他都跟他开这个玩笑,说他判断很准,眼光也很到位,就是顺序不对,把我整个命运都耽误了。

新浪科技:如果从发展阶段来看,你加入阿里的时期,应该也跟2002年的Google一样。

王劲:对,但是我在阿里的时候,阿里没有C2C的模式,阿里巴巴原来的模式是B2B,那个模式确实是有问题的。所以当时我们判断,觉得这个前途并不怎么好,谁也没想到后面会有淘宝。

新浪科技:所以你做选择还是很谨慎的,看它的模式基本上出来了,再判断其它各个因素。

王劲:我们学理工科的都是用逻辑思维分析,首先选大趋势、选方向、选行业、选时间点,第二个才是选公司,选团队。

新浪科技:所以对风险的容忍度可能要低一点?

王劲:我们这些人其实还挺能冒险,也愿意冒险的,冒险不是最大的问题,最重要的是时间成本。任何时候时间都是最重要的,生命不能重复,每一次只能选择一条路去走。

我们做选择的时候,习惯的思维是首先判断大趋势,大趋势如果对,我们不在乎公司大小,和风险大小。我加入过一个电子商务公司E-Loan,当时团队只有5个人,风险很大。但是那个时候觉得这是大趋势,后来结果也不错。

新浪科技:有一些你曾经离开的、当时处于创业初期的公司,比如阿里,现在都是很大的公司了。你那么早就跟他们接触,后来又都离开了,有没有觉得后悔?

王劲:加入Informix公司前,我手里还有微软的offer。2000年那个时候我要是留在微软,会多挣更多钱,发展也可能相对平坦一点,因为到微软的大部分人都会呆十几、二十年。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如果我那个时候去了微软,后来一定不会去阿里巴巴,那我的人生轨迹就完全不同了:不去阿里巴巴,就不会去Google,不会去百度,也不会走到今天来创业,做我最向往的工作。很多事情要从两个角度来看。

新浪科技:那些有竞争关系的公司,比如国外的Google国内的百度,国外的eBay,国内的易趣、阿里巴巴,你正好都供职过,有什么有趣的事吗?

王劲:对,这个是很有意思的。那个时候我最好的朋友吴炯是阿里巴巴整个集团的CTO,我在易趣当CTO,我们两个变成了竞争对手。我们还住在同一个小区里面,老见面。

后来我到了Google,没想到他也去做搜索,成了雅虎的总负责人,我们又变成竞争对手。他就跟我开玩笑说,你在易趣时我把你杀的满地找牙,我要再杀你一回,“但是没想到一年多后结局完全不同。有时候成败和趋势、运气都很有关系。”

模式

“在大公司做自动驾驶,人才和速度最重要。”

新浪科技:在互联网圈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感觉你性格中有不安分的特质存在。

王劲:从某种角度上看确实有,但也有安分的因素存在。比如这次做无人驾驶,如果当初把它拆分出去,我能把这支团队保住,这一辈子就干这个事,直到我退休。

新浪科技:当时已经下决心把这个当成终身事业了。

王劲:对,从成立事业部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这一生一定要在中国把这个事做成。因为当时在中国,这支团队是独一无二的。

我们需要有三种人来做这件事:科学家,架构师和顶级程序员。这三种人我们当时都是中国最顶尖的,加起来自然是最棒的。借用马云的话就是,我们拿着望远镜向后看,都看不到竞争对手。

我们如果不把这件事做成,中国肯定会更慢,这是一个大国之间的竞争,以速度论成败。当时我们这一批人应该算得上是世界一流的,比德国、日本那些国家的团队都要强,我们仅仅是在追赶美国。所以我们这些人必须承担这个责任。

新浪科技:您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无人驾驶?

王劲:我是在2012年底开始接触的,2009年全世界第一个真正开始做无人车的就是Google,百度是2012年底做的决策,那个时候我在这件事上是主要决策者之一,主要是判断AI能起来。

新浪科技:当时为什么你建议一定要把事业部分拆出来?

王劲:有两个原因,第一是人才的保留。以Google为例,它是很好的公司,但是没有拆分的时候,Google无人车几乎所有高管都流失了,特龙(Google无人车项目负责人)走了,底下向他直接汇报的第二层高管也差不多走光了,Google什么时候挡住这个、大家跑的跟兔子一样的趋势呢?就是拆分成Waymo。

新浪科技:所以你认为,只要保留在大公司体制内,就会出现人才流失。

王劲:对。因为要做成这件事是靠谁快谁赢的,而不是谁大谁赢。你要快怎么办呢?玩命加班。大公司拿工资吃大锅饭,谁会玩命去加班?肯定是出去创业了,外面钱这么多,资本完全不缺。同样的努力,回报完全不同。所以你留不住人才,这是最主要的原因。

事实也已经是这样,有好几家(创业)公司都是这样建起来的,做激光雷达最优秀的负责人走了,做高精地图的走了。他们有些比我们早半年,也有早七八个月的,大部分人开始融资都比我们早。

有一个公司一月份成立,八月份卖掉,卖了6亿8000万美金。然后就有人(员工)跑来跟我说:我比他笨一点,我做16个月,卖3亿4000万,我总能卖的出去。结果他们两三个人就跑出去,要挣这3亿4000万美金,那我有什么办法?百度3400万都不可能给你。

新浪科技:如果拆分出去你打算怎么做?

王劲:就是创业模式。

新浪科技:你刚刚说第一个原因是保留人才,还有第二个原因吗?

王劲:第二个就是决策机制。在大公司,不管你官有多大,招人、薪酬架构都得批。可是人工智能,尤其无人车的人才稀缺,招一个人很麻烦,你怎么证明这个人就是你需要的呢?再比如买车。我们是一个软件公司,你为什么要买这辆车?

采购这些你得跟采购部谈,他们的流程是为了保证没有腐败,一定得找多少家过来竞标,这一找就乱套了,本来就是偷偷干的。

在大公司做自动驾驶,人才和速度最重要。

新浪科技:如果已经有Google成功拆分Waymo的成功例子在先,为什么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最后没能拆分成功?

王劲:我不知道为什么最后不同意。我觉得(如果)是我,我一定会这么做。

有些领导也说,如果王劲你出来了,我肯定投你,有一支团队在内部,有一支团队在外部,哪一匹马跑赢了,我都赢了。

落户

“他问我需要什么东西能够成功,我说需要大批人才过来,所以希望能给我很多人才公寓。”

新浪科技:景驰科技落户广州,大家很好奇背后的故事,你是怎么和广州达成合作的?

王劲:其实好几个城市我都非常佩服。这一次谈下来,我发现很多中国的官员领导很有战略眼光,广州提出来IAB战略,抓的很准,而且不仅仅说,是真正做。

新浪科技:这个合作是怎么搭上线的?有没有牵头人?

王劲:有,是我的朋友,也是我投资人中间的一个。他把我引见给广州的领导。

新浪科技:两边谈了多少次谈下来的?

王劲:其实我们谈第一次的时候,基本上就决定了要合作,后来就是一些细节。他问我需要什么东西能成功,我就说我们需要大批人才过来,所以我希望能给我很多人才公寓。

新浪科技:这个公寓是说可以让员工以比较低的房租入住?

王劲:两种,一种是低房租的,我可以租下来给我的员工。政府还给了景驰一些土地上的支持,景驰可以自己盖房,然后以成本价和低价卖给早期核心员工。

新浪科技:那么整个事谈下来大概花了多长时间?

王劲:不到两个月,谈的非常快。这个领导非常有战略眼光。他们决定做IAB,他们觉得之前I(信息技术)和B(生物制药)做的还不错;A他们觉得需要加强,那我们人工智能就是A。

我也很巧,今年6月福布斯杂志把我评成20个人工智能的Leader之一,这20个人中间另外有7个曾经是我(在百度时)的部下,这就占了40%。所以从技术上来讲,他们觉得把我们引进过来很好,我们两边一拍即合。

新浪科技:我看到你们在签约会上,有无人驾驶技术的展示。这么短的时间内,如何做到完成路测等技术上的问题的?

王劲:在决定落户广州并且要进行无人驾驶演示的时候,要完成自动驾驶的数据收集和本地测试,时间已经非常紧张了。这个时候全员都来一起加班,有些人取消休假,直接飞回办公室工作。我认为这种团队的拼搏精神,才是景驰快速发展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