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为什么贾跃亭和他的乐视会走上穷途末路?

2018-01-04 04:09栏目:创投界
TAG:

首页产业金融正文为什么贾跃亭和他的乐视会走上穷途末路?2018-01-02 11:12· 微信公众号:刘步尘 刘步尘 我相信,已经没有多少人关心贾跃亭的FF能否成功?人们更关心的是:一直挑战投资者利益及公众价值准则的贾跃亭,我们真的拿他没有办法吗?

很多人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贾跃亭和他的乐视会欠下如此众多的债务?为什么乐视体系之间会发生如此众多的关联交易?为什么作为创业者的贾跃亭毫不在乎个人信誉?总之一句话:为什么贾跃亭和他的乐视会走上穷途末路?本文将告诉你答案。

2017年最后一天,被北京证监局三次喊话并责令回国的贾跃亭,果然不出所料地拒绝回国;而其妻甘薇却一反常态地高调归来,并自称肩负“使命”。

为什么贾跃亭和他的乐视会走上穷途末路?

我想,现在最尴尬的已经不是贾跃亭,而是北京证监局以及深交所。对于毫无诚信可言的贾跃亭,大不了再多一次失信记录;对于北京证监局和深交所,则意味着尊严扫地。

甘薇回国能代表贾跃亭吗?我看未必;好比一个人酒驾被查,他老婆不可以代替受罚。

甘薇既非乐视网实际控制人,亦非乐视实际债务人,她的角色仅仅是贾跃亭的妻子,她的回国对于解决问题没有任何实质意义。

今天,许多人对“贾跃亭”、“乐视”、“法拉第未来”三个关键词已经产生“审美疲劳”。一年多来,媒体关于三者的信息几乎全是负面,而且频度之高无出其右者,已成了“负能量”的代名词。一个人频繁被同一个主体的负面信息反复冲击,心态会受到不良影响。

人们甚至已经不再奢望幸运降临在贾跃亭头上。比如,当媒体传出“FF已经成功融资10亿美元”时,一位乐视网中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没有多个第三方信源证实关于贾跃亭的消息我都不信,包括这一次。现在乐视在职员工群和不在职员工群都不相信贾跃亭,而且几乎都形成思维定式了,只要贾跃亭说的都是谎言,因为他做了太多没诚信的事。”

止于目前,依然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FF融资10亿美元”是真实的。事实上,传言已经发生差不多10天时间,人们依然没有看到FF因为成功融资10亿美元而发生实质性改变,比如开始修缮厂房、引进生产设备,等等。

大多数人认为,贾跃亭走到今天,翻盘的可能性越来越小。

贾跃亭走到今天实属“天命”

继北京证监局三次谴责贾跃亭并责令其2017年12月31日前回国之后,深交所亦于12月29日发布公告,对乐视网股东贾跃亭、贾跃芳未履行2014年12月6日的借款承诺公开谴责。

依旧不做任何回应,是贾跃亭既定的策略。

现在,网上对贾跃亭拒不履行责任弥漫着一种无奈情绪,不少人哀叹我们已经拿贾跃亭没有办法,继而对政府职能部门的公信力产生怀疑。

不过,更多人猜测,不排除下一步证监会、深交所将联合司法机关及外交部门对贾跃亭实施强制措施的可能。

从这个角度看,贾跃亭和他的乐视以及FF,生存风险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大而非更小。

目前,关于乐视和贾跃亭的分析文章,大多停留在表层信息解读,即使有人试图从商业模式的角度做出分析,也大多蜻蜓点水,未触及问题本质。

在我看来,贾跃亭有今天,在他为乐视设计出“生态发展模式”并提出“生态化反”理论的时候就已注定。

具体一点讲,贾跃亭和乐视的所有问题,都可以在下面三个关键词上找到答案:“生态发展模式”,“生态化反”,“贾跃亭的人格缺陷”。

“无边界生态模式”决定了乐视必有崩盘一天

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贾跃亭会欠那么多债务?为什么贾跃亭会把乐视的摊子铺得这么大?

这其中的原因,除了贾跃亭自命不凡、过度自信之外,还有一点,就是他为乐视设计的生态发展模式,决定了必有这一天。我甚至认为,后者的影响更大。

我们知道,生态有两种,一种是“有边界生态”,一种是“无边界生态”。乐视的生态模式属于典型的“无边界生态”,这种模式的最大特点就是摊子越铺越大,直至大到失控为止。

问题是:为什么贾跃亭要为乐视设计这样一种难以控制的生态模式呢?

背后的原因比较复杂,先从“生态”这个概念本身说起。

所谓“生态”,原意是指自然界生物与生物之间、生物与环境之间相互影响、相互制约,并最终形成动态平衡。

因此,生态首先是一个系统。

引申到商业层面,“生态”就是指产业板块之间形成互动关系,类似于我们过去常说的“相关多元化”。这几年,“多元化”这个概念突然不怎么时髦了,需要有一个新的词汇来代替它,于是,“生态”应运而生。

从一家不入流的视频网站到急速建构七大生态系统,贾跃亭观念的变化和这几年“互联网”概念在资本市场备受追捧息息相关。

老贾深知,如果照老路子走下去,乐视网不可能有大的发展,心比天大的贾跃亭,急需新概念来包装。

恰逢其时,“生态”的概念因为小米雷军的推崇而走俏,贾跃亭顺势接过这一棒。

既然是生态,当然不能只有一个乐视网,于是,乐视七大子生态的构想形成了。

把盘子铺得足够大,就需要足够多的钱。而乐视七大体系都是不赚钱的,怎么办?贾跃亭自然而然想到了乐视网。

我们知道,资本市场有两大动力引擎,一是基于现实的经营业绩,二是基于未来的市场预期。比如,格力电器在资本市场表现很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现实经营业绩不错。如果没有可以用来夸耀的业绩呢?那你就只能讲故事了。于是,贾跃亭和他的乐视选择了后者。

这就是乐视各大体系在2016年11月份之前高频度召开各种豪华发布会的原因。据媒体统计,乐视体系几乎每周都有大型发布会,每个发布会动辄花费几百万、上千万。其最终目的只有一个:用故事刺激股价持续上冲。

贾跃亭深信,只要乐视网股价持续走高,贾跃亭手里的股票就值更多钱,就可以套更多钱,然后拿这些钱架构更加庞大的乐视生态出来,让乐视的故事循环讲下去。

这就是贾跃亭的逻辑:只要人们相信那套“生态”说辞,就有人追逐乐视网股价;只有乐视网一直受人追捧,就可以从资本市场拿回更多钱用于架构更加庞大的乐视生态;只要生态不断扩容,就有更多故事可讲;只要有故事可讲,不愁乐视网股价不上冲……就这样一种循环。

于是你发现,在2016年11月6日之前,贾跃亭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钱根本不是问题”。我想全天下没有几个人敢说“钱不是问题”,贾敢说,就是因为他内心深信自己那套“生态”说辞足够慑服人心,不怕没有人追捧他的股票。

因此,贾说“钱根本不是问题”的时候,他常常还有前半句:“只要(乐视)模式被大家认同”。

贾跃亭的这一心迹,在一次和孙宏斌联合召开的发布会上无意之间有所泄露,那次他说,“大家一起努力把乐视网市值做到3000亿元”,结果第二天就受到深交所警告。

可惜,不是所有的人都相信仅凭故事就可以支撑一只股票长盛不衰。当你只有故事而没有业绩的时候,股价终将跌落下来,而且跌速更快。这样的事情,恰恰发生在了乐视网头上。

股价急速下跌,导致产生连锁反应,乐视各大生态板块全部出现资金告急,这就是贾跃亭那封著名的邮件——《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出笼的背景。

庞大的生态布局一旦失去巨额资金支撑瞬间陷于瘫痪,就好比不自量力地盖了好多栋大楼,结果因为后续资金跟不上而成了烂尾楼。

目前,乐视手机板块已经名存实亡,乐视电视板块亦是苟延残喘难以为继,其他几个板块也是半死不活。

贾跃亭原本可以不至于走到今天,比如,当他从资本市场(其实不止资本市场,贾跃亭还有很多银行借款、朋友借款以及各种欠债)融来巨资,他可以控制一下自己的欲望,先架构出一两个切切实实有竞争力的产业再说,但是,他没有这样做,他喜欢“蒙眼狂奔”。

也许有人会说,乐视网不是赚钱了吗?呵呵,利润是赚的呢还是“生态化反”的呢?

回头看,刚开始乐视遭遇的并非模式信任危机,而是资金短缺。随着资金短缺持续加深,最终演化成了对乐视模式的怀疑。一旦投资者对模式产生怀疑,等于从根本上动摇了乐视生存的根基,贾跃亭的故事再也讲不下去了。

虽然其间孙宏斌不识相地伸手相助,依旧不能帮助乐视起死回生。

甚至,今天孙宏斌主导的新乐视,也已彻底抛弃“生态”模式。

“生态化反”的本质是关联交易

如果仅仅沉浸于“生态模式”的喜悦,贾跃亭和他的乐视尚不至于如此艰难;“生态化反”概念的出笼,客观上加剧了乐视整个体系腐朽化进程。

在贾跃亭及乐视官方的各种表述中,人们发现“生态化反”一词出现的频率一点也不比“生态模式”更低。

贾跃亭提出“生态化反”概念,本意是促进各产业板块形成联动关系,协同发展。没想到反而成为乐视各产业板块之间大肆关联交易的依据,甚至成了贾跃亭随意抽取乐视各产业资金最冠冕堂皇的借口。

从目前乐视关联交易严重程度看,“生态化反”对乐视的危害一点也不比“生态模式”更低。

因此,“生态化反”的本质,其实是乐视关联交易的遮羞布。

那么,到底什么是乐视“生态化反”?

事实上,乐视自始至终都没给这四个字做出清晰的解释,我们不妨把它理解为“各生态之间可以产生化学反应”的意思。制造这么一个生涩拗口的概念出来,可以让乐视的生态模式看起来更加炫目、更加有想象力、更能勾连人心。

于是,最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上市公司资金被贾跃亭大肆挪用于非上市公司,非上市公司的资金又被贾跃亭挪用于个人汽车业务。

翻阅过去两年乐视网公告,关联交易是公告热词。

乐视网公告显示,2016年乐视网从关联方购进的商品和服务金额高达74.98亿,同比增加47.88亿,关联采购占到公司当年营业成本30%以上。整个乐视网营业收入219.51亿,仅关联方交易就高达117.85亿,占比超过50%。

过去几年,乐视网一直被怀疑盈利是会计做出来的并非没有道理,乐视体系内关联交易泛滥可视为佐证之一。

也有人认为,如果贾跃亭不贪大求多,乐视模式其实还是不错的,“步子迈得太大扯到蛋了”。

其实,这种观点没有认识到乐视模式的本质。须知,贾跃亭为乐视设计“生态模式”的出发点,本身就是为了求大,把乐视生态做到无边无际,越大越好,因为大了才有故事可讲。因此,摊大饼是乐视“生态模式”与生俱来的基因,贾跃亭怎么可能见好就收?不可能的。

乐视自称有七大子生态,为什么是七大子生态而不是八大子生态、十大子生态?不是贾跃亭终于遏制了自己的欲望,而是贾跃亭再多的钱也支撑不起乐视继续摊大饼,是不得已之下才收手,并非贾跃亭的本意。假如乐视网的神话没有结束,我敢断言贾跃亭还会套更多的钱,然后架构他的第八大子生态、第十大子生态、第一百大子生态……贾跃亭说过,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把一件事做到有点眉目就交给别人,然后自己做下一件,很像猴子掰玉米。

过去,我们经常说专注致胜,专注做好本业,在本业做到足够强大之后再去相关多元化,自从“生态”的概念流行之后,就不再有人思考“多元化”该不该“相关”的问题,只要把企业行为装进“生态”的筐子里,就会有人盲目追捧。

据说,“生态化反”的始作俑者是贾跃亭的高参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媒体报道称,这位“乐视九千岁”已加盟联想,担任联想中国区战略与业务拓展副总裁。我觉得联想真是一家有趣的公司,非常喜欢收各种破烂货。

贾跃亭的人格缺陷:无视规则,了无诚信

据说,贾跃亭最爱唱的一首歌是《野子》,其中“大风越狠,我心越荡”一句最常被媒体引用。看来,贾很享受跌宕起伏的人生。

即使到了几乎穷途末路之时,贾跃亭依旧坚定地认为自己是对的。比如,他死死坚守着他的法拉第未来,宁愿法拉第未来一天天沉沦下去也绝不让出控制权,他自信地认为,“没有我,法拉第未来将成为一家平庸的公司”。

这决定了他永远也看不到,法拉第未来之所以没有未来,恰恰因为他的存在。

因此,贾跃亭不是一个会反思与检讨的人,他只会一个劲地往前冲。

从光芒万丈到万人唾骂,贾跃亭无疑创造了又一个奇迹:跌落速度之快前所未有,甚至不需要过渡。

为什么这么多荒唐的事情集中发生在了贾跃亭一个人头上?这个问题值得深思。

显然,我们需要从贾跃亭人格的层面寻找成因。我只能说,贾存在严重的人格缺陷,否则你无法解释为什么他会走到今天。

今天,大多数人对贾跃亭的印象是,这个人无视规则,蔑视规则,完全没有诚信观念。比如,他可以随意推翻自己的承诺,对于规则的破坏,他从来不做任何忏悔和道歉。

他的确曾经把乐视经营成一个红得发紫的企业,但是,要说乐视为我们这个社会创造了什么不可替代的价值?对不起,没有,一个也没有,乐视的所有价值都具有可替代性。

乐视通过营销包装和讲故事的方式快速把一个企业做大,更是为这个社会树立了一个极为恶劣的负面标杆,他让不少人误以为,只要PPT和招商商业书写得足够漂亮,不做任何实事也能成功。

而且,他把一个恶劣的中国企业家形象带到海外,让国际社会误以为中国的企业家就是这样一群人。

因此,贾跃亭绝不是一个值得同情的创业失败者,他是这个时代滋生出来的怪胎。

即使到了今天,贾跃亭依旧在撒谎,“FF成功融资10亿美元”就是一个见不得阳光的骗局,否则无法理解为什么FF对10亿美元融资如此欲说还休。

事实上,一个稍有头脑的人都会思考:谁会为一个完全丧失个人信誉的人投资?换做你是投资人你会吗?你不会,精明的投资人更不会。

目前看,拯救FF的唯一办法,只有贾跃亭彻底出局。

我相信,已经没有多少人关心贾跃亭的FF能否成功?人们更关心的是:一直挑战投资者利益及公众价值准则的贾跃亭,我们真的拿他没有办法吗?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分享长微博分享到微信 FF贾跃亭创业分享相关阅读直击新三板VC/PE天使巨头生死独角兽人工智能、共享经济、新零售……2017那些猪都能上天的创业风口现在怎么样了?人工智能、共享经济、新零售……2017那些猪都能上天的创业风口现在怎么样了?2018/01/02共享经济人工智能风口 独家追问顾颖琼:怎么杠上贾跃亭的?封口费、伪造文件是真是假?独家追问顾颖琼:怎么杠上贾跃亭的?封口费、伪造文件是真是假?2018/01/02顾颖琼贾跃亭美国乐视 贾跃亭FF的二三事:股份全转让给外甥王嘉伟贾跃亭FF的二三事:股份全转让给外甥王嘉伟2017/12/30贾跃亭王嘉伟乐视